華彬方庭前撤訴,紅牛商標歸屬漸明

加多寶與王老吉、紅牛與泰國天絲、承德露露與汕頭露露,這三對冤家有關商標的爭論時不時要上個頭條。前面承德露露的熱度剛過,近日,華彬與泰國天絲關于中國紅牛商標之爭再生波瀾。

8月16日,本應是紅牛維他命飲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牛維他命)起訴泰國天絲醫藥保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泰國天絲)索要紅牛商標歸屬權案公開審理的日子,但原告方紅牛維他命卻于8月14日撤訴。據悉,紅牛維他命為泰國天絲全資控制人許氏家族和嚴彬出資成立,分別占股51%和49%。

目前,東城區人民法院準許了該撤訴申請。在業內專家看來,紅牛維他命撤訴應該是缺少有力依據。

法律界人士表示,“臨時撤訴原因很多,但多數原因是證據不足或雙方達成和解”。中商商業經濟研究中心主任姚力鳴也認為:“原告可能沒有勝訴的把握,或者雙方找到了可以妥協的辦法,也不排除雙方本就沒有想著要撕破臉打官司?!?/strong>

據悉,紅牛商標權歸屬糾紛案是在2017年9月19日發起,由北京市東城區法院立案受理。

紅牛維他命在訴訟請求中提到,希望法院確認紅牛相關注冊商標歸中國所有;

判令泰國天絲立即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商標局辦理紅牛注冊商標至原告名下的更名手續;

判令泰國天絲承擔案件全部訴訟費用。

泰國天絲目前沒有就紅牛維他命撤訴一事發表最新的官方聲明,但曾在官網表示:“嚴彬在應訴策略上采取了拖延訴訟的手段,這些手段的確拖延了泰國天絲發起訴訟的有關進展,并且使嚴彬及其附屬公司能夠繼續使用我們的品牌?!?/p>

糾葛起源,各有說法

紅牛的商標之爭可以追溯至二十多年前。

1993年,泰國天絲控制人許書標在祖籍海南建設第一家中國紅牛工廠。

1994年,泰國天絲申請注冊紅牛商標用于飲料生產,1996年完成注冊。

1995年,許書標控制的泰國紅牛、泰國天絲與華彬集團董事長嚴彬合作成立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并在深圳成立紅牛維他命。

由此,華彬集團擁有了“紅牛REDBULL”商標在中國的經營權。據公開信息顯示,雙方的商標授權日期截至2016年底。

1998年9月,紅牛維他命在北京重新注冊。紅牛維他命大股東為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占股88%,該公司為泰國天絲全資控制人許氏家族和嚴彬出資成立,分別占股51%和49%。

此后,紅牛品牌在內地不斷做大,影響力逐步加深,最終“中國成為紅牛最大的銷售市場,年銷售量可達50億罐?!?/p>

據悉,嚴彬也在此期間相繼成立了3家與紅牛相關的公司,包括生產、銷售業務,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三家公司由華彬投資(中國)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華彬投資)100%全資持股。

這也就是泰國天絲所稱的,發現很多非紅牛維他命旗下的企業生產銷售紅牛飲料,而這些企業均為嚴彬控制的華彬集團所有。資料顯示,2007-2009年,紅牛維他命13家分公司被陸續注銷。與此同時,屬于華彬集團的北京紅牛飲料銷售有限公司等公司紛紛被注冊。

據泰國媒體報道,商標授權到期日之前泰國天絲就已經在和嚴彬談判,就誰應該擁有在中國生產和銷售紅牛的權利爭論不休,雙方就延長商標使用權上一直有分歧。直至2016年前后,雙方矛盾終于擺在了臺面上。

2016年底,紅牛商標授權給紅牛維他命期限到期,但紅牛維他命及華彬集團旗下數個企業依然在生產紅牛飲料。為此,雙發的訴訟此起彼伏,從未終止。據不完全統計,泰國天絲與華彬系案件總數超過20個。

2017年7月,泰國天絲將紅牛國內最大罐體供應商奧瑞金包裝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奧瑞金”)告上法庭,同年8月,再次以“生產、銷售涉嫌侵害其商標專用權產品”為由,對紅牛的幾家相關公司提起訴訟,雙方爆發了大規模的密集訴訟。

嚴彬曾對外表示,我很確定能夠取得商標使用權,我在中國市場廣告和工廠中投入了全部的資金,這才是我要最關心的,這也是為什么中國人人說紅牛是嚴彬的。

在2018年4月,嚴彬還公開回應稱當年引入紅牛品牌時,國家輕工業部、中國食品集團都留有存檔,“授權期并非20年而是50年”。也就是說,紅牛品牌的授權期還有30年。不過,嚴彬方面從未公開過這份存檔。

而泰國天絲則聲稱,自己才是中國紅牛當仁不讓的擁有者,“他(嚴彬)沒有包括紅牛中國商標在內的任何知識產權,在任何國家都不具有。第一次將紅牛引入中國還是20多年前,我們對自己的品牌有100%的控制權?!?/p>

除了法律手段,泰國天絲也在企業內部采取措施。2016年9月20日,紅牛維他命飲料(泰國)有限公司依據章程罷免了嚴彬紅牛維他命董事長的職務,但因公司公章、執照掌握在嚴彬手中,后者拒絕移交控制權,2016年10月,泰國天絲在懷柔提起變更登記訴訟。

嚴彬則就泰國天絲的罷免向泰國法院提起訴訟。今年7月,曼谷南部民事法院做出判決,認為泰國天絲及紅牛維他命(泰國)飲料有限公司董事會罷免嚴彬等多名董事的決議合法。

對于上述訴訟,中國社會科學評價研究院院長荊林波認為,從目前披露的材料來看,對華彬系似乎不太有利,一直處在守勢。另外,20多年沒有或者很少分紅給泰國天絲,略顯不公平。紅牛維他命沒有召開過董事會和股東大會,似乎在公司治理方面也存在較大問題。

坐困愁城,趁機而入

在紅牛坐困愁城之時,功能性飲料市場已經強敵紛至,東鵬特飲、樂虎、魔爪等品牌伺機而動,意欲填補紅牛萎縮的市場。

東鵬特飲通過贊助葡萄牙國家足球隊,在世界杯期間大手筆營銷;樂虎也在不斷加碼在電競和運動方面的投入;魔爪在今年夏天也發起夏季攻勢,雖然仍虧損,但業績已經處在上升區間。

傳統品牌不斷發力,新晉品牌層出不窮。

有業內人士指出,市場競爭激烈,若泰國天絲和華彬集團耽于訴訟,將對紅牛品牌產生最大的傷害。

“無休止的紛爭,只能是給了其他功能飲料企業趁機蠶食市場份額的機會?!鼻G林波表示,中國市場很大,雙方仍然可以攜手在我國功能飲料市場做深度挖掘,開發多系列產品,開拓其他相關市場。

中商產業研究院數據顯示,2012-2016年間,我國功能飲料行業零售額年均復合增長率約為15%,預計2018年將突破450億元。

近兩年,由于官司纏身,紅牛的銷量持續下滑。尼爾森零售的監測數據顯示,紅牛在功能飲料品類的市場份額從2016年的63%下降至去年的58%。2015-2017年紅牛中國的銷售額分別為230.4億元、210億元和196億元,同比增長15%、-7%和-19%。

圖片來源:北京商報

與此同時,這兩家公司也留有后手,各尋支點。華彬集團2016年推出“戰馬”功能飲料,預計2018年的銷售目標是15億元。除了戰馬,華彬還引入了挪威高端水品牌芙絲,并在中國找到水源地進行本地化生產。

此外,華彬集團還收購了Vita Coco 25%股份,并引進了果倍爽果汁飲料。2018年一季度,華彬快消品集團全品銷售超過78億元。

泰國天絲也不甘人后,2018年3月,泰國天絲新產品紅牛安奈吉曝光,并取得了國食健字的批號。不過,該產品目前依然沒有上市銷售。

國家知識產權平臺華發七弦琴 » 華彬方庭前撤訴,紅牛商標歸屬漸明
分享到: 更多 (0)

評論 搶沙發

幸运28预测